微风酒

用赤木桂心七钱五分,防风一两,菝葜五钱,蜀椒、桔梗、大黄五钱七分,乌头二钱五分,赤小豆十四枚,以角绛囊盛之,除夜悬井底,元旦取出置酒中,煎数沸,举家东向,从少至长,次第饮之。药滓还投井中,岁饮此水,一世无病。

茶话

心怀荣耀,怎会惧,岁月无情,英雄迟暮。

物竞天泽:

茶话——林敬言的荣耀


 


谨以此文,献予我最为尊敬且深爱的荣耀选手林敬言。


 


 


『沏上一壶茶,说他的故事』


取这样的标题,并非出于如何深远的考虑,而仅仅是本人在下笔前恰巧沏了一壶并不怎么甘醇清冽的浓茶之类,肤浅不已的缘由。


这一篇——姑且算是文章吧,便也是如此,言辞犀利思想深刻定然是做不到的,要展开一个或温馨或刺激的小故事同样绝无可能。笔者不才,这里不过是想要谈谈这么一个人罢了。


 


林敬言。


 


『林敬言其人』


林敬言这个人的好,实在很难用言语来形容。


 


他不隶属于冠军队,没有与生俱来的异禀天赋,明明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数次被提及却都伴随着「退役」、「上年纪」、「状态下滑」这类的黯然词句,就连他的首次登场,也是在全明星周末上被年轻小辈在众目睽睽之下挑战接着击败的悲壮场面——而纵观整个故事,这悲壮比之他后期的室友张佳乐却也就显得不太值得一提了。


在虫爹构筑的、各色个性鲜明的角色大放异彩的舞台上,林敬言这个人的确是太过朴素、太过乏味、太过中规中矩。尽管他温和、稳重、长于安抚他人,这使得他招人喜爱,却并不招眼。太少有人能总是把他看进眼中、放在心里,一刻不忘地念想着,心心念念地挂记着。并非是谁不够热爱,这大概和他的性格有关,后辈下克上还夸人打得好,被喷垃圾话就我晕不反驳,他未曾显露过十分鲜明的情绪,多半的时间里都是在微笑,但究其原因却不是他心思深——就如叶修喻文州那样——林敬言只不过擅于忍耐,这个人便实在是温吞得有些过火。


 


你一定感受过这样的差别:大功率的电暖气,皮肤沾着了丁点就烫得人缩回手去,和开到中档的暖风扇,把脸贴过去也只染上热乎乎的暖意。


二者之中,林敬言毋庸置疑是后面那一类。轻轻浅浅,不落痕迹地散发着热。不多,但也不是没有。


这就又和林敬言其人不谋而合。这位第二赛季出道的老将心中定然是有些东西存在的,那可能是对冠军的渴望,也会是对荣耀的执着,它经历了这许多年的风雨磨砺,挣扎过,迷茫过,痛苦过,却未曾熄灭。


就那么顽强地、坚定地,一直存在。


 


挺久以前了吧,看到过一篇同人——我们先不去在意那是什么性质的文——文中有一句话,说:「他们那个年代的人,目光总是笔直而固执地向前看去。」


林敬言毫无疑问,正是那个年代的人。不管他看上去有多随波逐流,无论他表现得有多不在意,但就像他退役时所说的那样,一切、全部都是「想好了」的。没有谁能让他做出一个选择,除了他自己。他的坚韧他的固执他的果决一样不落,尽数深埋在那胸腔最里面,随着心脏的每一次跳动,咚,咚,咚,顺着血管充盈了四肢百骸的每一个陬隅。


 


『我们与他相遇在一个错误的时代』


前面也提到过,林敬言甫一出场便是个英雄迟暮的形象。手速逐渐下滑,反应开始迟缓,当初的成名技甚至早已不再被提起,他的职业生涯已经走到暮年,快要结束,他却还想要再稍微努力一下。


林敬言难得如此明确地表达自己的期愿,和他一同走过这许多年的老东家却分毫的机会都没有留给他。——呼啸战队的态度也很明确,林敬言已经不再是他们需要的人。


 


于是这个为呼啸鞠躬尽瘁了七年的老将以一百万的身价转会到了霸图。这只是猜测,林敬言做出选择时大概没有多少挣扎,那对于荣耀的执着是每一个男人心中必不可少的浪漫。但无论怎样干脆,提着行李走出大门的那一刻,林敬言心中也必定是感慨万千吧。


 


想一想那些年。


 


荣耀网游运营之初,少年跃跃欲试地买来登陆器和账号卡,屏幕中的流氓威风凛凛,他小心而细致地在姓名栏中输入「唐三打」,然后点下了开始游戏的按键。


少年没花太久便在网游中崭露头角,正当下副本和PK逐渐变得了无生趣那会儿,呼啸的经理找上了他。那一年叶修刚刚拿下他人生中的第一个冠军。


和一个队伍一同成长起来无疑是人生中一段很珍贵的经历,林敬言带着稚嫩的呼啸一步一步地艰难向前。那时候再累也不觉得苦,每天早上睁开眼,入眼皆是明晃晃的期待和闪闪发光的未来。


后来队伍里来了方锐。这个满身上下都溢满了精气神的少年仿佛能将整支队伍都点亮,饶是彼时早已磨去了原本就没多少的少年心性的林队长,在那段日子里也不由自主地显露出了少许的神采飞扬,那一双眼睛里的光芒好像从唐三打的系统脸上都看得分明。


 


那些是林敬言最好的年华。而我们无缘得见。


有多想要知晓,也只能借由虫爹透露的只言片语,去猜测那些年意气风发的第一流氓。


 


『再见,林敬言』


林敬言在第十赛季宣布退役。


他坐在无数的闪光灯前露出一如既往的微笑,这样的时刻,却发自内心的平静下来。


他张口,一点点地将心中的话语倾吐出来。语速不快,一字一句敲打着人心。


 


感谢每个人。


没什么遗憾。


即便退役,也不会离开荣耀。


 


林敬言这个人,实在是好得很难用言语来形容。


 


——“祝大家好运。”


 


『林敬言的荣耀』


有这么个人,他从没拿过冠军,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个人成就,甚至在最后两年之前根本没有打进过决赛。他不是天才,他只是个稍为有天赋的普通人,他走到过顶尖,其中的每一步都印着数不清的努力和付出。


每个人都有属于他自己的荣耀,尽管表现形式各有不同,其本质却还是一样的。无论是联赛冠军,还是竞技场的一场胜利。林敬言捧着满心对于冠军的向往、对于胜利的执着,一往无前地走了九年。无论最后到达了终点与否,这便是他的荣耀,无需置喙。或许他很快会被凉薄的观众遗忘,甚至很多很多年以后,年轻的荣耀粉会在网上问一句谁是林敬言。这也没有关系,纵使为人所忘,即便乏人问津,仅属于他的这一份荣耀也并不是那般容易褪色的肤浅。那是,由更为沉重、更为深刻的梦想、泪水、和欢笑汇集而成,世上独一无二的美丽之物。过了再久也好,它也始终会是宛如沐浴在阳光之中一般的炫目,流光溢彩,熠熠生辉。


 


 


生命不止,荣耀不息。


 


他的荣耀永不终结。




                                                                                           Endless Glory

评论
热度 ( 14 )
  1. 微风酒物竞天泽 转载了此文字
    心怀荣耀,怎会惧,岁月无情,英雄迟暮。

© 微风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