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风酒

用赤木桂心七钱五分,防风一两,菝葜五钱,蜀椒、桔梗、大黄五钱七分,乌头二钱五分,赤小豆十四枚,以角绛囊盛之,除夜悬井底,元旦取出置酒中,煎数沸,举家东向,从少至长,次第饮之。药滓还投井中,岁饮此水,一世无病。

[全职/莫凡生贺/莫橙]厌食症

(*ノε`*)好萌好萌的!超喜欢这个西皮!!!!!

源阿秋:

莫凡得了厌食症。

听到这个消息后,苏沐橙急忙应付掉赛后的发布会赶到医院。

职业联盟第十一赛季,没了叶修的兴欣并没有像那些黑粉所希望的那样实力一落千丈,而是在新队长苏沐橙的率领下再一次杀入前八强。只可惜在八进四的赛场上对战霸图时二比一输了比赛,提前进入夏休期。

在与霸图最后一场对战的前一天,莫凡在训练室里突然晕倒。一整个赛季都是擂台赛首发的他无法参加比赛,也是兴欣这次失利的原因之一。


“情绪低落拒绝进食是莫凡患上厌食症的主要原因,晕倒是因为过度的营养不良。”陈果把从医生哪里听到的话转告给苏沐橙,这位新晋队长明显神色比平时要凝重上几倍。

“情绪低落?”苏沐橙重复了一遍这四个字,她从当上队长后就一直忙于战队的事,从新开设的训练营到战队的赛事情况,忙的基本上没睡过一次好觉。

因为不想让叶修亲手创造出来的奇迹中断在自己手中,苏沐橙把自己所有的经历都投到了战队上。她和莫凡虽然比他和战队其他人都要说的上话,半年前却因为一件事关系变得异常尴尬。

在全明星赛的职业选手通道里,不善言辞的莫凡把苏沐橙叫到一边,脸憋的通红,鼓起全部的勇气向苏沐橙告了白。

可是她拒绝了他。

原因她暂时只想把精力放在战队上,这些儿女情长的是她退役后才会考虑的。

被拒绝的莫凡愣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他动了动嘴唇想要说什么,却最终什么都没说出口,只是点了点头后转身离开。

也就是从那次开始,莫凡不管是在训练还是在休息,都有意无意的避开苏沐橙。一直被当做瘟神一样被躲着的人也知道莫凡受到了打击,做出这样的举动在所难免,可是她不想莫凡因此给战队造成损失。

本想有机会找他谈谈话的,奈何一直没有好的时机。莫凡在赛场上时发挥也挺稳定,实力日见增长,久而久之,苏沐橙也就放下心来,转眼就把这事忘在了脑后。

现在想起后悔也来不及了。苏沐橙不知该用什么表情面对现在的莫凡。

她太注重于比赛,忽略了战队成员的身体和情绪,莫凡这次生病,原因和责任两方面她都占了。

莫凡没有出场兴欣与霸图的比赛,记者和观众不可能没发现这一点。赛后的发布会上,苏沐橙以莫凡身体不适的理由搪塞了过去,并没有具体说出不适的原因。

记者内边暂时是压下去了,可如果莫凡的厌食症一直治不好,那么被发现也只是时间问题了。

“莫凡还是吃不进东西吗?”现在首要任务是莫凡的身体,苏沐橙虽然对这个病并不了解,来的路上却也上网查过。得了这个病的人,很有可能恶化成抑郁症而自杀。

陈果透过门玻璃看了眼病房里,摇头叹了口气:“吃不下,就算强行咽下去没一会儿就全吐了,方锐给他带的粥和饭菜最后就全都吐出来了。”

病房里的莫凡躺在床上休息,手上打着点滴。目前他只能靠着葡萄糖注射液来维持身体需要的糖分,其他营养是一点也没办法了。

苏沐橙咬了咬下唇,莫凡变成这样她是罪魁祸首,现在她心里全是内疚。

不吃东西不行,早在心里把自己骂了个狗血淋头的苏沐橙让陈果先帮忙照顾莫凡,托在网吧二楼的伍晨去旁边的超市里买了些食材带回上林苑,然后自己匆忙打车赶回去。

以前在嘉世的时候学过做饭,苏沐橙的手艺也算说的过去。她熬了皮蛋瘦肉粥,用保温桶装好。又从冰箱里挑了几样水果后,匆匆赶回医院。

走之前还在睡觉的莫凡现在已经醒了过来,陈果和方锐在里面守着。莫凡手上打着点滴,三人都无事可做,自顾自发着呆。苏沐橙来的路上买了几份报纸和杂志给他们打发时间。

陈果看到苏沐橙拎着保温桶水果进来,忙上前帮她接过。苏沐橙道了声谢,把报纸杂志塞给她,让她带着方锐先出去。

知道告白事件的陈果点了点头后拉着方锐离开房间,给他们留了个二人空间。

解铃还须系铃人,虽然不知道有没有用,眼下也只有一试了。


苏沐橙打开保温桶,又拿出医院提供的一次性碗筷,盛了一碗粥。莫凡在她进屋前就坐起来发呆,苏沐橙进屋后就一直视线四处乱瞟,不敢和她对视。

“来莫凡,为了身体好还是吃点东西吧。”说着用勺子舀起冒着热气的粥递到莫凡嘴边。

盯着那勺粥看了好半天,莫凡没有打点滴的那只手死死揪着床单,僵硬的把头移过去咬住了勺子。

直到莫凡咽下这口温热的粥,苏沐橙才松了口气,嘴角上扬笑了出来。

“味道怎么样啊,好不好吃?”她又舀了一勺送到莫凡嘴边。

脖子依旧僵硬的人此时紧张到了极点,别说味道如何了,他整个大脑都快麻痹了根本尝不出来。没有反应也不太好,于是莫凡回了苏沐橙一个僵硬的点头动作。

被敷衍的人脸上除了笑没有其他表情,她一勺又一勺喂着莫凡,直到一碗粥全部吃完。

而莫凡此时胃里,是翻江倒海般的难受。

他本来就一点东西都吃不进去,吃下这些粥已经是奇迹。在看到苏沐橙想再盛一碗时,他赶紧忍住胃带来的不适制止她。

“别……不用了。”太长时间没开口对苏沐橙说话,莫凡感觉有些不适应。他不是个斤斤计较的人,但不知为何苏沐橙拒绝他后,心里总是有那么道坎儿过不去。

苏沐橙见状也不强求,把保温桶的盖子合上,一次性碗和勺子处理掉后,坐在床旁边的凳子上捧着本杂志看。

来时的路上,苏沐橙梳理了下自己对莫凡的看法。

不喜欢说话,没什么表情,好强不服输,不擅长表达自己,喜欢发呆,热衷于自己喜欢的事比如拾荒。这大概便是苏沐橙眼里莫凡的全部。

这个一直坐在自己旁边的人,是什么时候喜欢上她的呢?

或许是因为自己总是分给他瓜子,或许是因为自己能和他说上话比较熟络,或许是因为坐的近,或许是因为她好相处,或许是因为她是荣耀第一美女?

仔细想了想莫凡的性格,苏沐橙默默把最后一条删掉。

整理出和莫凡的诸多交集,苏沐橙发现,能让他喜欢自己的理由太多了。

并不是她太自恋,而是事实。在所有人都对他漠不关心的时候,是苏沐橙,分给他一把瓜子,教他比赛规则,告诉他如何进行团队合作。

喜欢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一见钟情只是对一个人产生比别人更多的好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莫凡对苏沐橙这个人的好感慢慢堆积起来,变成了更加难以让人轻易接受的感情——喜欢。

那苏沐橙对莫凡呢?

只是单纯的队友爱?


说实话,莫凡晕倒的时候,整个训练室里最惊慌失措的要数苏沐橙。

当时她只是以为那是对队友的担心,不过现在看来应该不是了。

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注意这个忍者的呢?

拒绝莫凡的时候,苏沐橙觉得自己没有错,毕竟为了战队也无可奈何。可是她自己事后都没有发现,拒绝了莫凡后,自己心里竟有些失落。

把脸埋在杂志里,苏沐橙仔细回忆着当时的心情。

有点紧张,毕竟是第一次被人告白。

但是紧张背后,还藏着点小小的激动和兴奋。在亲口拒绝了莫凡的请求后,又从心里滋生出一股失落感。

不知从何而来的失落感。


莫凡胃里的不适感还在继续,苏沐橙心里也开始了翻江倒海。

床上的人在对她告白之前,曾不止一次的表露出自己的感情,只是自己从未发现。

深夜趴在训练室里睡着的她,身上多了一件不属于自己的队服。整理对手资料研究战术头痛时,手边多出的一杯凉茶。电脑桌的柜子里,零食一直满仓。不按时吃饭的时候,桌子上绝对会有外卖。

明明是很小的细节,却要么被她无视,要么以为是陈果和唐柔做的。太专注于兴欣以至于忽视了对自己那般照顾的人,苏沐橙第一次觉得,自己是那么的没用。


厌食症不好治,也不是什么治不好的绝症。

医生给莫凡拿了几份药,又让他看了心理医生,检也检查完了药也开始服用,剩下的就是静养。

住院住了两个星期后,陈果给莫凡办了出院手续。莫凡家里内边按照他本人的要求,说战队这边暂时有事走不开就不回去了。

战队里的人都回了家,整个上林苑只有苏沐橙陈果和莫凡三人。

莫凡出院后,情况好转了不少,虽然吃的还是不多,但最起码不会转眼就吐了。

休养还在继续,莫凡闲不住跑到训练室玩起了荣耀,苏沐橙在一边陪他。

住院的时候,一直是苏沐橙照顾莫凡的,如果他现在还因为当初被拒绝而避开她的话,也太小孩子气了。


一天,基本的训练结束后,没事干的莫凡准备开小号去抢野图Boss的战场上拾荒。

旁边的苏沐橙也跟着去了,为了帮助自家工会的人顺利抢到野图Boss。

莫凡显然仍是有些紧张的,拾荒的时候好几次差点就被困在了人群里。一场持续了半个多小时的拾荒活动结束后,莫凡看了看时间,他下了游戏,准备去吃药。


“莫凡。”就在他准备起身去倒水的时候,苏沐橙突然叫了他一声。

“?”莫凡用眼神发出了疑问。

“不去吃点东西吗?”苏沐橙也下了游戏,正看着他甜甜的笑。

莫凡想要拒绝,他还不怎么想吃东西。不过他抗拒不了苏沐橙充满期待的表情,在纠结了一会儿后,点点头跟着她回了上林苑。

陈果没有回上林苑,所以苏沐橙做了两个小菜,又在电饭锅里蒸了白米饭。莫凡吃不下难消化的东西,于是苏沐橙又给他熬了小半锅粥。


吃完饭后,俩人隔着一张桌子,苏沐橙问他:“莫凡,你……还喜欢我吗?”

正揉着肚子的莫凡浑身都快要僵了,他怎么也没想到苏沐橙会突然问他这么一个问题。

回答喜欢也不是,回答不喜欢也不对,莫凡陷入了纠结。


莫凡低着头不说话,苏沐橙也没有急于得到答案。她静静的等着,渴望得到她想要的那个结果。

“喜欢……”不知道过了多久,对面的人终于抬起头,看着苏沐橙的眼睛。悬在嗓子眼的心终于落回了肚子里,苏沐橙整个人都松了一口气。

“我也是。”半饷,她悠悠的说了一句,然后轻笑着看着莫凡。

不出她所料,莫凡完全石化在了椅子上。


*


莫凡的食欲恢复,厌食症彻底治好后,便确立了两人的关系。

一年后,苏沐橙退役,俩人又在退役的发布会上公开了关系。

那天,苏沐橙仍记得发布会的现场,记者的摄像机闪的让两人睁不开眼睛,一大堆的问题瞬间淹没了会场。

他们什么也没有说,苏沐橙嘻嘻的笑着,站起来拉着莫凡的手,俩人背后放着光一起离开了发布会现场。

那天晚上,莫凡陪苏沐橙回上林苑的时候,苏沐橙突然想起一件事。

“当初我拒绝你的时候,你好像要和我说什么来着?”

莫凡把外套盖到苏沐橙身上,点了点头。

“是什么呀?”外套上还残留着莫凡的体温,苏沐橙向他那边靠了靠,期待的看着他。

“你说……想专注于兴欣。”莫凡脸有点泛红,这些句话他很多次想和苏沐橙说,但是一直没说出口:“我不想看到你为了兴欣累到睡不好觉吃不好饭,如果可以的话,我想守在你身边。”

“你守护兴欣,带着兴欣一路向前。我守护在你身边,直到兴欣不再需要你,直到你不再需要我。”

路灯下的莫凡身影有些模糊,苏沐橙眼睛也开始变得模糊。

以为一个人冒着狂风暴雨,在泥泞的路上奔跑,却不知道一直有一个人,在为你撑伞替你遮风挡雨。

莫凡所做的一切的一切,都显得那样平淡。然而就是那样微不足道的守护,让她坚持到今天。

直到白发苍苍之时,恐怕都不会忘记。曾有个人,愿意做你头顶的伞,不曾被你注意到,却陪你走尽一生。



后来,陈果问起苏沐橙当初有没有后悔拒绝莫凡。

已经退役一年多并且已为人妻的兴欣前任队长,依旧是那副笑嘻嘻的模样。

从不曾后悔。

如果不是这样,她就不会知道原来有人那样的喜欢她。

她也就不会知道,自己会变得那样的喜欢一个人。

================

就是想写一写被拒绝的桥段[并不是

为了兴欣而拼搏的沐橙,身边有为了她而拼搏的莫凡。

有人愿意陪自己走过人生坎坷道路,一定很幸福吧。

评论
热度 ( 86 )

© 微风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