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风酒

用赤木桂心七钱五分,防风一两,菝葜五钱,蜀椒、桔梗、大黄五钱七分,乌头二钱五分,赤小豆十四枚,以角绛囊盛之,除夜悬井底,元旦取出置酒中,煎数沸,举家东向,从少至长,次第饮之。药滓还投井中,岁饮此水,一世无病。

One Day [RotG x Frozen 无cp]

        越过浩瀚的大海与绵延的群山,掠过蜿蜒曲折的海岸线,飞过磅礴壮丽的瀑布;踏过百万年不曾融雪的冰山顶峰,凝视过仿佛直达地心的深邃裂谷。今年冬天,Jack Frost又随风来到了一个被山峦环抱着的小王国。

        高呼着“Snow day!”的Jack奔跑过充满烟火气的繁忙街道,在商人们推销的物品上留下一片冰花;他在屋顶上跳跃滑翔,让白雪铺满屋顶;往小孩子脸上或脑后扔雪球,在道路上结冰使不注意脚下的行人滑倒。伴随着爽快的笑声,风将他高高地甩上天空——“Snow day!” 敏捷得扳住城堡的塔尖,Jack轻盈地落在了塔顶。或许…给城堡里的人添点乐子?Jack露出了一个狡猾的笑容。


        好不容易找到一个未上锁的窗户,Jack这才能够进入城堡。自在地漫步在城堡里,赤脚踩在地毯上的感觉真不错——Jack这样愉快地想着,不断增加的冰霜也表明了这一点。不消一会儿,Jack又开始疯了起来。“噢啦噢啦噢啦噢啦——” 狂奔而过笔直的走廊。“噢……”仔细端详墙上挂着的画作。“多么有趣——哎呀!”不小心用法杖撞倒了一个花瓶。

        “早上好!我是Anna,你是谁呢?” 棕发小女孩突然的话语把正对着花瓶碎片苦恼的Jack吓了一大跳,“你是爸妈的客人吗?”“……”因为太过突然,Jack差点咬到自己舌头,“我?你说我吗?”小女孩的点头令Jack开心得要飞起来,而他也确实这么做了:“我叫Jack Frost!是一个季节精灵,不是你父母的客人。”

        “真的吗?真棒!那季节精灵是做什么的呢?”“……”

        和Anna一起在城堡溜达的感觉真的很不错。这个年幼的小女孩脑袋里装满着各色天马行空的可爱想法,而且她实在非常健谈,Jack同样十分高兴能有一个谈天对象。

        “我要是像你一样就好了……你可以飞,去自己想去的地方。爸爸妈妈都不允许我出这个城堡。外面有什么呢?我只能远远地看着。我甚至没有爬到过一座山的山顶!傍晚,大海金光闪闪的,我好想走过去!你可以从那样,那样远的地方过来,看过那么多的东西……而我六七年来连生人都没见到过一个。墙上这些画,都成为了我的好听众。”Anna听完Jack对外界滔滔不绝的描述之后,目露艳羡。

        “那我的法杖就是我的知心密友了。Well,如果你让我选的话,说不定我还会想成为你呢。”Jack耸耸肩,“季节精灵的工作也说不上少。最重要的是,你有家人。人们会看到你,触碰你,和你交流。除了你,没有人能看到我或者接触我。认真的,一百多年来,你是第一个和我真的在对话的。”

        “真的……只有我一个吗?”

        “嗯。”

        “我很抱歉……”

        “没事,又不是你的错。”

        “呃……”


        Anna递过了一碟小甜饼:“来一点吗?”

        Jack拿起一个,眼神亮闪闪地打量着:“我一直没有试过它们!虽然觉得它们挺可爱的,可是总觉得在别人不知道的时候拿走别人的食物不太好……”说着咬了一大口,“太棒了!”

        “Frost先生和我口味一样!”

        “诶?叫我Jack就可以了。”


        Jack终于忍耐不住好奇心,问了出来:“你的头发,是天生的吗?”

        “是……可我总觉得我被地精轻吻过。但那也许只是错觉。”

        “Hmmm... 这个颜色……”Jack眼前闪过不久前的回忆。

        【Jack绕着城堡飞了一圈,欢乐地在每个窗口上留下一片冰或一串冰凌。他不曾停歇一秒,直到他听到一个小女孩的哀鸣——“我的能力越来越强了!我好害怕!我不能控制!……求求你们不要碰我,我不想伤害你!”

         Jack于是停在紧闭的窗户外面,好奇地看着。

        小女孩穿着质地良好的漂亮裙子,头发梳得一丝不苟。而她的父母,从打扮上来看,显然是国王和王后。墙角结了冰,女孩和父母的表情都远非愉快。

        “Hmmm……”Jack并不太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只觉得这对话奇怪。看起来并不开心呢,女孩。唉,即使父母双全,住在又大又漂亮的城堡里,也还是会有很多烦心事啊。Jack耸耸肩,飞走了。 】

        Jack突然摸了摸Anna的头。

        “嗯?”Anna惊愕地抬头。

        “没什么。”原来如此。失控的力量导致的伤害和与之俱来的恐惧。


        “猫和狗,Frost先生比较喜欢哪一种?我比较喜欢狗,最好是大只的!”Anna张开双臂比划着。

        “叫我Jack啦……猫!小小的软软的,很暖心!”

        “可是狗更忠诚!”

        “猫独立的感觉很迷人啊!”

        “大狗!”

        “小猫!”

        “大狗!”

        “小猫!”

        “大狗!”

        “其实真的有关系吗?……我从来没养过任何一种。”

        “我好像……也是诶。_(:3"


        “虽然说这个可能有点多余……可是我真的很喜欢冬天。”Anna看着地面,再次开口。

        “必须的!冬天是愉快的玩乐时间呢!”Jack挥了挥手里的法杖,一脸骄傲。

        Anna点点头:“是啊。我和Elsa以前经常在冬天一起玩呢。堆雪人,坐雪橇……可是,后来她再也不愿意看见我了……”她突然抬起头,坚定而又可怜巴巴地看进Jack的眼睛:“Frost先生也会觉得我很讨厌吗?如果,我不是唯一可以看见你的人?”

        “你很可爱,真的。”Jack蹲下身,平视Anna,摸了摸她的头。

        “那,Frost先生可以飞,能不能帮我,到Elsa窗口看看她现在怎么样?我好想知道她为什么生我的气,是我哪里做错了吗?……如果我可以飞,我想看见Elsa的世界……” 

        “今天我看见她了。她现在很好。在坚定着自己的选择。也许很多时候会困惑和痛苦,不过她也是个坚强的女孩子,她会找到出路的。她并未讨厌你,这只是命运和你们玩的一个小游戏。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Jack……”Anna扑到了Jack的怀里。

        

         “Jack你还会再来吗?”Anna扯着Jack的斗篷,仰着头依依不舍,“你比那些画像好太多太多了。”


        Jack看着眼前已经出落得亭亭玉立但依旧不像个公主的女孩,恍惚间又觉得那个九岁的女孩子不曾长大。

        “Jack,来年再见。”

        冬天和我,到来,驻足,离去,又重归。时间在Anna身上明显地流逝着。我却没有丝毫变化。但是,我停止了,我又是前进着的。

        不管是哪一天,不过是彼此漫长或短暂的生命中普通的一天。色彩再浓烈的水滴落入江河,都会失去颜色。

        但是你我的存在是如此确实。

        何其有幸能与你的河流相汇。这样平淡的磅礴根本不需要色彩。

        “嗯,来年。”

 


不要问我为什么Anna能看见Jack。

不要问我为什么Anna能看见Jack。 

不要问我为什么Anna能看见Jack。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如果一定要问,我会说是因为Anna曾被冰霜之力击中过大脑。虽然是二设,不过听起来挺有道理的,不是吗?φ(゜▽゜*)♪ 

以及最后把持不住加了一点点Jack X Anna。不过这种东西,也许只是叔侄情谊……见仁见智啦┑( ̄Д  ̄)┍【闭嘴你这个夹带私货的家伙!】

我才不会提醒你们,最后我偏题了呢→_→

大半夜才会码字而且根本停不下来゜ (PД`q。) ゜但是大半夜思维难免……嘿嘿。

评论 ( 23 )
热度 ( 1 )

© 微风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