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风酒

用赤木桂心七钱五分,防风一两,菝葜五钱,蜀椒、桔梗、大黄五钱七分,乌头二钱五分,赤小豆十四枚,以角绛囊盛之,除夜悬井底,元旦取出置酒中,煎数沸,举家东向,从少至长,次第饮之。药滓还投井中,岁饮此水,一世无病。

Jack x Anna 拉郎安利

拖延了大半个月终于决定趁睡觉之前发上来好啦。拒绝拖延从我做起!

[本篇流程:个人脑补这个西皮的碎碎念→安利用的小甜饼(是一个脑洞啦,我尽力将它补成文了,可是因为各种原因……我觉得不太完善QUQ)→为何这对西皮这么带感/Some reasons for shipping Jack and Anna_(:3 ]

对于这个西皮……我只能说拉郎这条路走多了总是会往奇怪的方向奔过去吧?本来是Jack和Elsa,结果晚修的时候(啊没错我走神的事儿又暴露了)突然福至心灵——为何不Jack和Anna?所以说拉郎这条路真的……会走着走着就走偏了吧。

求战友。

————————隆重推出新鲜烤制小甜饼————————

    Anna又订婚了。不过这次,她总算是有好好向Elsa保证已经和对方多次约会,长久相处并深入了解了,甚至对婚后生活也有了一定的规划。

    不过即便如此,Elsa决定她还是暂时保留意见。毕竟Anna在感情这方面可谓单纯至极,还有和Hans一见钟情私定终身的前科。所以她对自己未来的妹夫有着一定程度的怀疑,这个怀疑甚至持续到……

    “很荣幸见到你,女王陛下。”白发的精灵姿态优雅地鞠躬。

    好吧,Elsa知道自己的妹妹其实很不凡,不过……居然不凡到谈个恋爱结个婚都能找到一个冬日精灵作为对象……她不禁在心中默默扶额。是该说她们两姊妹都和冰雪太有缘吗?

    为了婚礼的筹备,考校对方的人品等等的原因,Elsa提议让Jack现在阿伦戴尔的城堡住下。

    不过在后来众多的,甚至可以说是毫无停歇的鸡飞狗跳的日子里,Elsa多次怀疑自己当时的决定是否正确。

    ❉❉        ❉❉        ❉❉        ❉❉        ❉❉    

    Jack带上Anna没完没了的恶作剧,实在让Elsa头疼。可是这家伙总是明白Elsa的底线在哪里,大部分时候并不跨越雷池,偶尔倒是会越过一个脚趾头,然后迅速地飞回去,让Elsa不好发作。

    过了一段时间之后,Elsa竟然觉得这样充满意外的生活也还算有趣,她开始思考自己是不是被这俩人带坏了。

    ——啊Jack又把这里的玻璃打碎了吧居然用冰来糊弄人……?和他说了多少次……!

    楼下传来的Anna的一阵惊呼,不过接下来并没有往日总会有的摔跤声或打碎东西的声音。

    ——好吧,看在自从Jack来了之后Anna再也没有摔得青一块紫一块的份上……

    “给这里安一块玻璃吧。”Elsa叹了口气,吩咐旁边的仆人。

    ❉❉        ❉❉        ❉❉        ❉❉        ❉❉        ❉❉    

    Anna今天身体不适,头有些晕乎,情绪也低落了起来。午睡过后就搬了张躺椅到庭院里晒太阳,一脸的无精打采。

    Jack走到她的身边,把手搭在了Anna的手臂上。

    Anna也只是稍稍抬起眼皮扫了他一眼,又垂下了视线。

    Jack噗地笑了:“好啦好啦,小姑娘,看看这是什么?”说着伸出了摊开的手掌,一朵冰花从掌心中慢慢地绽放,在日光下折射着晶莹的光。

    “真漂亮啊……”看着Jack用他的棍子在自己的凳子上变出了花纹精巧的霜,Anna甚至没有注意到自己瞪大了眼,发出了惊叹。这种精致,不管看多少次都觉得奇妙。

    突然一只柔软的手抚摸上了Anna的头发:“今天不舒服吗,Anna?抱歉,早上公事太多没来得及陪你……”Elsa也来到了庭院。

    “Elsa……”Anna可怜兮兮地用她的大眼睛跟Elsa撒娇。

    Elsa看了看Jack变出来的霜,似笑非笑地砍了Jack一眼,然后举起了手。有着姐妹俩的模样的雪人就出现了。就连神态都惟妙惟肖。“喜欢吗?”

    “喜欢!”

    Jack也笑了,显得兴奋并且跃跃欲试:“看看这个!”用棍子轻敲地面,冰便咔嚓咔嚓地结起来了,而且还向着天空伸展着,拔高着——一颗冰树生机勃勃的生长过程就这样展现了出来。“怎么样?”

    Elsa挑起眉,两手一挥:一片冰雪做成的花圃。

    Jack晃了晃棍子,城堡的模型就出现了。

    Anna被这种前所未有的情况感动了。且不说这次的操控冰雪的表演是如此的细致与盛大。虽然两个人各自都有用过冰雪能力逗自己开心,但对自己最重要的两人同事这么卖力的给自己表演,实在是太幸福了。

    ——直到这两人变出来的东西堆满了庭院,冰霜铺满了四周的建筑。

    “哼,看这个!”

    “哈哈,我也可以啊!”

    “这个呢?”

    “还能这样!”

    Anna觉得自己的头,好像更痛了。

    ❉❉        ❉❉        ❉❉        ❉❉        ❉❉        ❉❉    

    正式的婚礼就要举行了,准备虽然有条不紊却也繁琐不堪,乱七八糟的事务堆积如山,流程的安排,服装的设计,宴会的准备,细节的敲定……三人都忙得天昏地暗。

    终于在婚礼的前一天,三人终于能够稍微喘一口气了。

    然后Jack就带了Anna去玩。

    已经是花开的季节了。Anna和Jack两人并肩缓步走上山。积雪融后,道路两旁的鲜嫩花朵已经开放,月光倾泻而下,不知何处传来低低的虫鸣。

    “好安静……”Anna低声。

    “是啊。”Jack侧过头对着Anna笑。

    Anna盯着前方的路,耳朵微微有些红。

    站在山上,晚上的阿伦戴尔灯火辉煌,有着一种温馨的美。Anna失神地看了一会儿,然后Jack打断了她的神游:“要不要找点乐子?”

    冬日精灵伸出了他的右手,微低着头,于是他的漂亮蓝眼睛看进Anna的眼睛里时,就带了点仰视的味道。就像第一次见面。

    温柔的光华在他眼中流转,又晕染开。

    握住那只手,感觉到的是不符合他身份的温暖。

    “我怎么能拒绝。”

    腾空而起。


————————小甜饼结束————————


其实在构思中我最满意的是Jack和Elsa安慰Anna的那段啦,感觉超逗的!可是我好像毁了这个脑洞……完全不能表现出Jack和Elsa一起逗Anna开心的萌感!如果是条漫可能会好点,可惜我不会画画……我文字功力又很难表现它,唉。

其实小甜饼在我的构想中是有英文版哒!而且也完成了部分,不过暂时可能没法补完……那就只能看什么时候有空QUQ最后那段的部分如下,因为太爽了忍不住放出来~不过其实和中文版差挺远的啦,一方面因为我并不是写完之后翻译的,但最主要还是……我英文太烂Orz 以及请大大们不要客气地把我的语法错误糊在我的的脸上吧!谢谢!!!

Just like the first time they met, the white-haired spirit reached out his right hand and said with a smile," Would you like to have some fun?”

His hands were warm despite his identity. 

But there was such a tender light glistening in his eyes, which was so different from the begining.

Anna then chuckled, "Yes!"

How could I ever refuse you.

好吧这根本就是重写了一次…………你们觉得哪个版本比较好……?其实英文版本的比较接近原来的想象orz。

我会说英文版的小甜饼我给它起了个搓爆点的标题……叫……天啦说出来好羞耻【捂脸】Snow and Fun, They Were Meant to Be _(:3果然标题无能啊

++++++++++++++++++++++++++++++++++++++++++


支持Janna的理由:

之前看Jelsa这个西皮的评论,有人说Jack和Elsa根本不同,无论是追求还是悲伤,这两怎么可能。虽然有点难过不过其实还是觉得有些道理的啦。

毕竟他们的性格相性可能真的稍差……

不过Jack和Anna 就没有这个担心!!单论性格,某种方面来讲简直是性转啊……?【不没有的事你快闭嘴

而且For the first time in foever的歌词简直证明这个西皮不能更搭啊?!真的!

Jack和Anna绝对是一拍即合啊!

然后对于Elsa而言,活泼好动的妹妹配上这样的一个同样活泼的妹夫,绝对会变得更开朗啦。我觉得Elsa这样稳重型的人就是要身边有这样逗比欢乐活泼型的人,会更开心哦?更别说这三人的日常可以有好多萌梗!!>。<

而且Elsa和Jack一起用冰逗Anna我真的觉得这个梗超级萌QUQ

最后是……Jack不管是和他的的官配(应该算吧我觉得)Tooth还是和拉郎的Elsa,我都觉得有种姐弟恋的感觉_(:3虽然姐弟恋也没啥啦,不过……真的好不容易有个妹子配Jack感觉不姐弟,不觉得简直……吗?!物以稀为贵嘛?(什么乱七八糟的)

总之这个西皮简直是甜甜甜甜甜!每次都脑部到把持不住……!

prprprprpprrpr一起来玩呀……【欢乐招手】

评论 ( 10 )
热度 ( 8 )

© 微风酒 | Powered by LOFTER